屠規益 教授
「……我於1963年調到腫瘤醫院工作,做了不少喉切除手術。我滿足于為患者解決腫瘤問題。認為做好手術是醫師的責任,手術後患者如何生活與醫師無關。……一直到有一天,我去患者家訪問,看到手術後患者獨自坐在屋角,和家人無法溝通。他滿臉無奈,指著氣管和口。我知道,有的患者因無法語言而痛苦自盡。在這以後,我改變了以往錯誤的想法,設法組織一些語言康復活動,提高患者治療後生存質量。……香港新聲會屢次到大陸活動,有一個學習樣板,也鼓舞我們努力做好工作。……」

中國協和醫科大學 腫瘤醫院
屠規益 教授

於香港新聲會二十週年紀念特刊中撰文

1__photo

 
 

logo-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