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定山會友

「聲聲之伙」受助人
陳定山會友

我於2005年尾得知患了喉癌,那時我並不希望進行任何治療,因本身已一把年紀,並不打算再受任何痛苦,隨遇而安即可。

唯一眾兒女及孫兒的盼望,女兒祈求我見見即將臨盤的孫兒的一面,再加上那一刻我感受到那位即將出生的孫兒的呼喚,讓我決定了與癌病一戰。基於我本身已抱著九死一生的心態,對手術的結果並不煩憂。因此,於我手術後張開雙眼之際,我知道我已走出鬼門關,祈盼可見到即將出生的孫兒。

現在手術後已差不多兩年了,我已遷往老人院居住,並已習慣了該處的生活模式,而兒女及孫兒每個星期均會到來探訪,與我出外走走及上茶樓。最幸運的是,我真的能見到那位呼喚我的孫兒的面貌,不知不覺,她現在已是一個小人仔,已數個月大小了。

雖然我手術後並未有使用助講器,但萬幸的是,我還能以手代口,書寫以表心?。於我手術後至今,新聲會有義工不時到訪,探望及送予我一些物品。我真的感到十分感謝。即使我不會用助講器與他們溝通,但聽著他們聲聲的慰問及關懷,我也一一以筆報以回謝。
 
 

logo-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