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定山会友

「声声之伙」受助人
陈定山会友

我於2005年尾得知患了喉癌,那时我并不希望进行任何治疗,因本身已一把年纪,并不打算再受任何痛苦,随遇而安即可。

唯 一众儿女及孙儿的盼望,女儿祈求我见见即将临盘的孙儿的一面,再加上那一刻我感受到那位即将出生的孙儿的呼唤,让我决定了与癌病一战。基於我本身已抱著九 死一生的心态,对手术的结果并不烦忧。因此,於我手术后张开双眼之际,我知道我已走出鬼门关,祈盼可见到即将出生的孙儿。

现在手术后已差不多两年了,我已迁往老人院居住,并已习惯了该处的生活模式,而儿女及孙儿每个星期均会到来探访,与我出外走走及上茶楼。最幸运的是,我真的能见到那位呼唤我的孙儿的面貌,不知不觉,她现在已是一个小人仔,已数个月大小了。

虽然我手术后并未有使用助讲器,但万幸的是,我还能以手代口,书写以表心?。於我手术后至今,新声会有义工不时到访,探望及送予我一些物品。我真的感到十分感谢。即使我不会用助讲器与他们沟通,但听著他们声声的慰问及关怀,我也一一以笔报以回谢。
 
 

logo-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