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美雲女士

「姿音同路人」組員及義工
黃美雲

wongmeiwun2001年12月1日,我做了切除喉部手術,不能說話,當時很灰心,不想活下去,想過自殺,有一班人來醫院探我,他們也是做了手術的無喉者,沒有聲音不能說話,但有助講器幫他們說話,他們希望我離開醫院之後可以入會(香港新聲會)。當時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會,我出了院之後,很無奈、很自悲,不能跟人通話,只有用紙筆,連電話也不能接聽,內心很苦,好像廢人一個,後來女兒幫我入了新聲會,我才知道新聲會的朋友們都跟我一樣,沒有聲音說話。

我很開心認識了他們,首先會友們教我說話,有食道語、聲辦、電子咪、喇叭仔。我曾經學過食道語,但是很困難,要有耐性、還要三五年時間才會說得好,我最後還是放棄了。後來用電子咪都是不成功,因我被電療過肌肉硬化,反應不好不能用,結果用了喇叭仔,現在已經可以說得很好,連在外邊的人也聽得明白我說話,起初我很怕在公眾場所拿起喇叭仔說話,因為在旁的人都望著我。

後來入了新聲會,多認識了會友,我們有時會去行街、吃飯、買東西,在外邊一樣用喇叭仔說話,有了伴再不怕人家怎樣看我們,如今我獨個出外一樣跟人溝通、說話都已經習慣了。

自從入了新聲會,生命有了意義,有了自信心、有了安全感,因為在我未手術之前,有一班好朋友認識了很多年,時常都有相聚在一起,當我病癒後出了醫院,他們便漸漸地遠離我,使我很難過、很心痛,不知自己做錯什麼事,只不過生病而已,也罷!好讓我知道誰時真正的好朋友。回到新聲會,有如大家庭一樣,我們這班會員互相明白自己的困難,互助互愛,比我們的親人更明白更了解自己,因為我們都是過來人,我們會生活得更康快樂的。
 
 

logo-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