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美云女士

「姿音同路人」组员及义工
黄美云

wongmeiwun2001 年12月1日,我做了切除喉部手术,不能说话,当时很灰心,不想活下去,想过自杀,有一班人来医院探我,他们也是做了手术的无喉者,没有声音不能说话,但 有助讲器帮他们说话,他们希望我离开医院之后可以入会(香港新声会)。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会,我出了院之后,很无奈、很自悲,不能跟人通话,只有用纸 笔,连电话也不能接听,内心很苦,好像废人一个,后来女儿帮我入了新声会,我才知道新声会的朋友们都跟我一样,没有声音说话。

我 很开心认识了他们,首先会友们教我说话,有食道语、声办、电子咪、喇叭仔。我曾经学过食道语,但是很困难,要有耐性、还要三五年时间才会说得好,我最后还 是放弃了。后来用电子咪都是不成功,因我被电疗过肌肉硬化,反应不好不能用,结果用了喇叭仔,现在已经可以说得很好,连在外边的人也听得明白我说话,起初 我很怕在公众场所拿起喇叭仔说话,因为在旁的人都望著我。

后来入了新声会,多认识了会友,我们有时会去行街、吃饭、买东西,在外边一样用喇叭仔说话,有了伴再不怕人家怎样看我们,如今我独个出外一样跟人沟通、说话都已经习惯了。

自 从入了新声会,生命有了意义,有了自信心、有了安全感,因为在我未手术之前,有一班好朋友认识了很多年,时常都有相聚在一起,当我病愈后出了医院,他们便 渐渐地远离我,使我很难过、很心痛,不知自己做错什么事,只不过生病而已,也罢!好让我知道谁时真正的好朋友。回到新声会,有如大家庭一样,我们这班会员 互相明白自己的困难,互助互爱,比我们的亲人更明白更了解自己,因为我们都是过来人,我们会生活得更康快乐的。
 
 

logo-cc